想去那个世界看看

今天高兴

什么叫多事之秋,今年算是切实感受到了。

且不说远的,重大的轰动的,光是身边的就很让人精神负担。旧家没收拾,新家太远,钱怎么用都不够;隔壁寝室同班女生两个水痘隔离,自己现在又坐在床上独自热得要死,没法儿不去担心感染的可能;还有最恼的就是不管你是安静呆着还是开口交流,总能生出跟室友巨大的距离感。

还记得前阵子看到的朋友圈,大致意思是能否成为好友密友,并不是看双方的爱好取向,而是各自的付出是否让彼此感到对等。


小袁决定自闭。


既然口舌笨拙就凉快呆着,没办法撒娇哭闹,那就没人疼没人爱没人关心没人问算了吧。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过,有自己的伤春悲秋心碎故事,没那个福分被照顾,那又何必呢。...

洗完澡回奶奶家了。
搭到了几天来最舒服的一趟滴滴,也是路途最长,价钱最贵的一趟——小镇大不过一个区,再远的里程也就是几块钱罢了。突然变回两位数还有点恍惚。
南方稍大的城市大多都不宜居——说白了就不是人住的。小地方没有高楼大厦柏油马路,人少车也少,早上的温,太阳一落就能降下来。这里的夏天少了几分粘腻和暧昧,连轴转的生活里也能意外的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慢节奏。
车窗外景色并不怎么动人,施工行进到一半的沙石泥灰到处都是;杂草丛生的垃圾堆放地、从小看到大的大漆墙广告和违章号码喷绘,但种种缺陷都因为傍晚的风失去了存在感——尽管风里夹杂着不便言说的混合味道(噫)。况且看到绵延起伏的雪峰山线时,还有什么路边画面能留在...

   有些人傻

(此处省略一些字,讲了觉得没意思)

   希望傻人有傻福吧

有缘的话可能搞一下果昔(??

章几来着?solitude?lonesome?self-pity?略略略。

今天情绪崩溃了半天,上半天一半下半天一半。

整理好之后清理一下脑内存,想起一个让人极度无语的疑问:

伟人们、名人们在说出写下“人生来不易,活着就算有价值了”诸如此类的言论时,或者在那之前,在那之后——到底是怎么想的?

至少我是看了不舒服,听着耳朵都扎得慌。

人是太典型的群居动物,离不了社交,却又独立得可怕。

不是说独立自强的独立,是闭门谢客的独立。

总有些事想吐出来想到发狂,但到最后还是一个人——不管是囫囵吞了还是撕烂嚼碎了咽下去,反正是自己藏着兜着。

害怕孤身一人,却又爱死了孑然而立。

整个一矛盾体。

美好的和消极的并存,黑暗却总能打赢,操得光明头昏脑涨哭爹喊娘,亮都亮...

我天爷

奥德赛酱:

爱了我的天

不正经深情.:

温柔的杀死我💙

关于飞咻

  经过这两天完全被感动坏了,不说点什么憋得慌

  小孩儿表面大大咧咧的,爱撒娇爱耍宝,是常人看了都想用来宠的,被爱包围着长大的孩子。但其实在摸不清重要的人的想法时会胡思乱想很多,不再确定自己是否被爱着。神经大条但着实敏感细腻的他,看起来玩笑般的言谈都是他柔软内心的赤诚表达。



  这个男人的魅力太可怕。明明少年时因为家人对自己音乐事业的反对,早早就只身离家经历社会生活人情冷暖 ,而后的时光更是让他长久沉浸在对幸福的迷思里自我拉扯。但他骨子里害羞慢热又温柔的性格似乎演变出了他自己的磁场,冷淡表面之后,其实全...

自省
警 静 净

1 / 5

© 鱼水粥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